欢迎访问
你的位置: 经典文章阅读 > 散文随笔 >  > 文章正文

听晓 老黑小时候 ,生活,随笔!

时间: 2019-12-19 | 阅读:

  老黑在小的时候,名字还不是叫做老黑。因为太小太稚嫩,人们都叫他小黑。
  像所有初到世上的伙伴一样,老黑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,总是不规矩的在地上爬,四脚着地,马不停蹄。他在试探着走路的时候还是一脸的恐惧,一脸的着急。
  可老黑不会因为这一点的困难就后退的,事实上,自从老黑来到我家之后,我就再没有看到他可怜兮兮的那面。
  父亲喜欢老黑,至少在我和弟弟懂事之后的这段时间里,他没有在家里看到过除开我们之外的小生命父亲的工作总是忙的,他有一个爱偷小懒的习惯。比如说,他在忙碌的时候会突然停下,如果我们在他身边,他准会走过来挠挠我们的下巴,逗下我们兄弟俩;仿佛再接着去干活的时候就特别有力气一样。
  父亲在老黑来到我们家之后很欢喜,像个孩子般欢喜。他后来在忙碌的时候就特有劲了,他也不再逗我们兄弟俩。再遇到忙碌的想偷懒的时候,他就只唤一声“老黑”,等老黑跑到他面前,他才会会心的笑;逗几下老黑,他又接着忙。
  父亲喜欢老黑完全是闲来无事的活儿,他倒没有多细心的照顾老黑。反正,父亲也是知道的,真正爱老黑的还是我们兄弟俩;而真正关心老黑的,就只有母亲一个人了。能够在我家集“万千宠爱”于一身,老黑是第一位。
  说起来,母亲开始关心老黑是得益于老黑的拼命,那件事情真要讲起来还是挺惊心动魄的。94年那会儿,村里经常发生一些圈养的猪仔被偷的事情,那样的事情不幸也发生在我们家。母亲在一次傍晚回家的路上选择了从后门绕行,他就意外的碰上了一个陌生的汉子正在我们家猪圈里逮小猪。母亲在喊人来的时候汉子已经背着猪仔落荒前逃了,母亲追着他,他就跑的更快。
  老黑是稍后飞奔过来的,他跑的比母亲快,冲在前面,死死的咬着那个汉子的小腿。汉子后来是举着木棍砸老黑的,老黑不但不畏惧,还全力用身体将重心不稳的汉子给顶倒在地。等猪仔们四处乱跑乡亲们赶到的时候,那个汉子已经倒在地上只剩下叫痛的力气了。后来还是母亲上前唤着老黑的名字,让他回家,老黑才松开了嘴。
  勇搏偷猪贼的事情让母亲开始接纳老黑,整个村里也都传开了老黑的名字。母亲在那晚还给老黑身体上被木棍打的地方上了药,老黑很温驯,一点也不闹腾。
  老黑在过了父母双亲那一关之后,和我们就好相处多了。老黑一般也很温驯,他喜欢晒太阳,偶尔在我们家四周瞎逛。他晒太阳的时候也是他最懒的时候,我和弟弟怎么都不能将他叫起;偶尔不耐烦时,他还会朝我们嚷嚷几声。但嚷嚷归嚷嚷,他叫过了之后还是会继续晒太阳,一幅心宽体胖的样子。
  四处瞎逛是老黑在阴天里的活动,在没有太阳的时候他是坐不住的。我和弟弟将他和我们锁在一个房间里,他就在房间里四处乱逛,走来走去,四处游荡,仿佛不将我们放在眼里。如果烦了,他还会抓着房间的门把手,抓着房间的窗玻璃,偶尔懊恼的叫几声。等父亲将房门打开时,他会抢在我和弟弟前闯出房门。
  弟弟要抓着老黑不放,老黑就强制的往外走,他拖着抱在他身上的弟弟,若无其事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。
  老黑也有不好的习惯,他特别喜欢吃。当他还在叫小黑的时候,他就特别能吃。他吃东西的时候也从不挑,什么样的饭菜都吃的津津有味。可吃完了自己的那份,他还是不善罢甘休,仿佛永远都吃不饱一样。
  不过在和老黑相处那么久的时间里,我们发现,相对于白天,老黑似乎更喜欢黑夜一样。其实我和弟弟也是喜欢黑夜的,弟弟喜欢玩鞭炮,不管是过年还是平时,他都乐于在夜色里的院子内玩鞭炮。鞭炮的声音很响,我喜欢,老黑却畏惧。每次鞭炮响的时候,老黑都会避在一边,或者垂头丧气的走开,或者目光如炬的远远观望。
  印象里最深的还是年关将近的那些晚上,父亲会给我们买很多的烟花。弟弟自然乐得燃放,我也是如此。烟花满天的时候,我会和弟弟高兴的叫着,闹着。老黑也是,他守在我们身旁,露着一脸和他样子不相称的遥远深邃的表情。老黑也是会叫的,声音很突兀也很飘渺。
  老黑似有一脑子的心事,他会高兴,偶尔他又会失落的在我们身边徘徊。我也不知道,他是在想什么。
  应该说,是老黑带给了我们,带给了我们家欢乐,欢快的气氛。至少,我和弟弟是这么认为的。我们甚至是习惯了有老黑在的生活,每次回家,出门,每次起床,午睡,老黑都会在一个我们很容易看到他的地方呆着,既安静又平凡。
  老黑的离开是出乎我们所有人意外的,那还是在一个有阳光的午后,我和弟弟找老黑,没有看到他在晒太阳;然后听路过的邻居说,他似乎看到了老黑有去追一个陌生的路人。
  老黑去追陌生的路人,然后就一直没有再回来。一天,两天,三天,他都没有再会来。母亲说,老黑很可能是死了的。因为如果他还活着,他不可能找不到我们家,我们都在等着他。
  父亲说,那段时间正是黑户偷偷捕杀“五兽”的高峰期。
  偶有来我家串门的邻居也说,老黑是只好狗,真是可惜了!
  是啊,邻居的阿婆说的对啊!老黑,他的确是只好狗。从老黑还是小黑的时候,从他刚走进我家就趴在弟弟的脚趾处熟睡时,从他日日守候在我家大门勤快却又懒惰时,我们就知道,老黑,他就是一只温驯且忠诚的好狗。
  所以啊,我和弟弟才会那么喜欢他;所以啊,父亲才会在忙碌的时候还不忘唤几声老黑,非要看到老黑在他面前热情的摇尾吐气后才继续安心工作。
  老黑在小的时候确实不叫老黑,那时候,我们叫他小黑。
  现在,时隔多年以后,我还是清楚的记得,那个曾经被我叫做小黑的好狗,他在今天依然被我称作“老黑”。最忠诚最值得纪念的——老黑!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好心情原创网【www.e5plus.com】是全国最优秀的短篇文学网之一,其中包含优秀散文,励志文章,心情随笔,情感文章等,温暖的文字,温润你的心,是一个优秀的文学创作及美文阅读的平台-暖的文字,温润你的心。
文章标签: [db:标签]
Top